财新传媒
2021年03月26日 17:45

老姜心中的光

老姜心中的光 我最近的“电话聊天”计划正在实施中。老姜是第一个和我通电话的。   老姜是我很多年不联系的高中同学。   老姜长得不帅,中等身高,圆头圆脑,小眼睛,戴眼镜。   老姜也不算外向,课间一群二逼男生举着空塑料瓶在教室后面互相殴打,从来没有他。   老姜体育也一般,偶尔和男生一起打球,打得清清淡淡,毫无看点。   但老姜学习好,不是一般的好。全国生物竞赛一等奖,化学二等奖。这让他就算长得不帅、话不多...
阅读全文>>
2021年03月23日 17:33

微信里的墨菲定律

微信里的墨菲定律 最近突然收到一位住在另一座城市的女友的信息:“我想约你一个时间,咱们通个电话好吗?”   我一面答应,一面心中紧张:难道她出了什么意外?毕竟如今很少会有人这么正式地约电话了。   后来我们如约拨通电话。我才得知,她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恰恰相反,她一切都好。   但她的“一切都好”,是相对于过去三年的“不好”。她告诉我,过去三年她一直在家对抗抑郁,无法正常工作和与人接触,甚至无法走出家门。   ...
阅读全文>>
2021年01月04日 17:16

2020孤岛生活札记

2020孤岛生活札记 元旦无事,随手记几笔。   过去一年我的朋友圈,除了花就是云,除了山就是海。 守着这方海过了一年,简直成了专业拍海摄影师 ↑   我从未这么久不远行,何况是一座小岛。我常和内地朋友开玩笑说,都是逃不出去的动物,但你们是野生动物园,我们是普通动物园呀。可不是吗?你们是困在960万平方公里,我们是困在1000平方公里。   咬牙回内地隔离的朋友不止一个告诉我,“你不知道内地有多好。” 就仿佛我从来没有去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3月24日 14:00

围困洛杉矶:一位华人的自述

围困洛杉矶:一位华人的自述 ◣小花序言◥   这篇文章是我的搭档小旦写的。   小旦很久没有给二氧花旦供稿。如今重新提笔,却是因为世界已沧海桑田。   小旦和丈夫女儿在美国洛杉矶过着碧海蓝天的生活,我曾经去过她有着电动玻璃天窗的房子,那满地的阳光灿烂得奢侈,我还笑她说 “you are too comfortable to write. ”   而就在转瞬之间,窗外风云骤变,阳光房如今成了避难所。   就像文章结尾说那样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不可预知,风雨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3月18日 10:00

亲历魔幻纽约:哥大留学生自述

亲历魔幻纽约:哥大留学生自述 ◣小花序言◥   疫情正在世界范围蔓延。我所熟悉的纽约、哥大,也无法幸免于难。  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我的闺蜜,现在她和她老公是传说中的“牛couple”,目前都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读书,还有一个不满一岁的孩子。   前两天她告诉我,他们宿舍楼里有同学发烧,学校想要清宿舍,但如果这样他们将无处可去。   “我来美国读书之前,从没想到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她说。   我告诉她,把你的所见所感写下来吧,差差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2月06日 22:12

待凛冬散尽 星河长明

待凛冬散尽 星河长明 小花序言  很久没有写作。 我对读者们深怀感激,是你们的认同让我的文字插上翅膀有了光芒。 然而在经历了若干场读者见面会和媒体采访后,潜意识的我觉得“这件事就这样吧”,就转身投入了别的生活游戏中。 毕竟,人生苦短,有趣的事这么多,不能在一个堡垒上停留太久。 因此,在过去一年中,世界发生了许多事,我却不曾写过什么。 直至昨晚,我坐不住了。 这不是我擅长的题材,但我只是想在漫漫暗夜中给大家带来一点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9月08日 14:42

作序《新留学青年》

作序《新留学青年》 小花序言   又到一年开学季,有关留学的话题也不断升温。前几天和一位年长的朋友吃饭,她谈起即将赴美留学的女儿,问我有没有临行前的建议。我说,建议太多,体会不少,干脆,我推荐你一本书吧。   我推荐了元辛的《新留学青年》。   去年10月,我有幸为元辛的这本新书作序。过去的三年里,我欣喜地看到这位同样曾身为财新记者的年轻人深入一线,从上百名留学生受访人身上寻找最真实的素材,用最精确的方式呈献给读者中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6月05日 11:31

后记|每个人都是星宿 修行于凡尘

后记|每个人都是星宿 修行于凡尘

 

第一次写后记,先从我自己说起吧。   离开媒体多年,如今午夜梦回,我还常以为自己还是记者。这份职业太深入我的骨髓。   我一直觉得记者是最理想的人生第一份职业,因为它可以让人接触到跨越自己年龄的人和事。我从哥大传播系毕业后去新华社做了驻美记者,从荷兰王妃采访到海地难民,从联合国大会采访到疑似恐怖袭击,每日都是“无知者无畏”和“开眼看世界”的兴奋。   后来回到中国,加入刚成立不久的财新,我几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12月03日 11:43

不能摘下的帽子

不能摘下的帽子

 

小花序言 这几天朋友圈都在转基因编辑婴儿的事情。 数月未更新,上千条留言没有给我形成压力,一则科学新闻却让我迸发了想象力和热情,前日奋笔疾书一整天。   科幻不算是个讨巧的题材,我知道写半天可能也没多少人看,但这对我没有关系。   我是个随性而至的人,同时我认为好奇心是成年人异常珍贵的品质。这也是我欣赏克拉克墓志铭的原因:   He never grew up, but he never stopped growing.  他从未长大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6月25日 20:51

御夏之冬(年轻癌症患者口述实录)

御夏之冬(年轻癌症患者口述实录)

小花序言    

不好意思这么久没有更新。告诉大家两个关于我的updates:

 

第一,我换了一份我很喜欢的工作,还在香港金融圈,有意思很多,但也忙碌很多。

 

第二,我正在和出版社商量出书的事,并且得到了出版社大编辑的认同和鼓励,现在合同已经躺在我的桌上。

 

这两件事都是我去年年底在澳门跨年时许下的新年愿望,如今都在实现,特别开心。

 

希望大家原谅我更新的不及时,并且一直把我放在你们订阅列表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4月13日 10:35

刘清莲的小奇迹

刘清莲的小奇迹 小花序言      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叫王子禾(化名),他的父母和我的父母是相熟的朋友。   王子禾的母亲叫刘清莲(化名),人很热情,每次串门她都给我吃大白兔奶糖,还给我冲麦乳精。在我的印象中,他母亲是慷慨而温暖的。所以当王子禾后来给我讲起他母亲的段子,例如每次吃火锅要专门端一口空锅打包剩汤,再例如为了省水给马桶水箱里放了一块砖,我都半天对不上号,觉得说的不是同一个人。   之后又觉得惭愧。我们这代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2月22日 10:14

春节喜筵下的真实人生

春节喜筵下的真实人生   ❖ 大年初五的早晨,我已经像平日一样坐班车抵达中环走进写字楼。大堂的小妹熟练地帮我摁亮电梯,扶住门等我进去。我从兜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利是红包递给她,她开心地说“恭喜发财”。   电梯里响着春节的旋律,电视里 Bloomberg channel 下方提示着写字楼舞龙舞狮的时间。满满都是斗志昂扬返工的气氛。   电梯里遇到内地同事,我问他过年回家了吗,他说就在香港过的年,孩子太小不折腾了。   我嘴上说着“是啊怪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2月12日 14:05

我的父亲老何

我的父亲老何

小花序言    

 

 

这是我第一次以男人的视角写作。

何以生(化名)是我曾经打过多次交道的经济学家。前不久我与他在北京重聚,他说他在回美国之前要回家乡给一个人扫墓。

墓中人是他的父亲。

我一直认为,七八十年代出生的这代人,经历了中国社会最翻天覆地的变革,因此这代人和父辈之间,也有着最无法和解的代沟。

而这批人中的男人们,和自己父亲之间,关系尤其微妙。

父亲们的人生充斥着饥荒、文革、国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2月09日 18:43

美股股灾实况:麻瓜军大战克隆人

美股股灾实况:麻瓜军大战克隆人

看到这几天美股暴跌,段子满天飞,小花每天和同事们一起忧国忧民忧大盘,身处二级市场第一线,颇有一番好莱坞大片即视感。

 

今年原本是超级开门红的,开年第一周就赚了够一年吃的钱,周围小伙伴有人从香港飞三亚也牛哄哄商务舱了,舍不得买的kelly的妹子一下买了俩。

 

好吧,现在不嘚瑟了,原本准备好回老家撒钱的大红包,想一想,每个十张默默抽出九张。

 

 

过去五个交易日以来,道琼斯指数下跌8.4%,标普50...

阅读全文>>